我採訪郭毅力司令員的事跡,是從他的告別儀式上開始的。那是去年7月16日,在莊嚴肅穆的哀樂聲中,我看到黨和國家領導人以及社會各界敬獻的一排排花圈,我聽到西藏自治區領導和武警部隊首長淚流滿面宣讀悼詞,我看見來自四面八方的群眾手搖轉經筒為他的英靈祈禱。在和平時期,一名將軍的離去,為什麼會有這麼多素不相識的人來為他送行?為什麼會給各族群眾留下無盡的懷念?帶著這些疑問,我開始追尋郭司令員留在高原38年的足跡。
  在距拉薩70多公里的卡優村,藏族漢子尼瑪旺堆的家裡,伴著一盞酥油燈的火焰,尼瑪旺堆向我講述著三年前那個冬天的下午,他突發急性腸梗阻,疼得在地上直打滾。在抬往拉薩市醫院的路上,郭司令員看到後,急忙說:“快,用我的車把病人送到武警醫院!”他又打電話要求醫院安排就診,尼瑪旺堆因搶救及時得救了。
  沿著郭司令員生前留下的足跡,我來到工布江達縣秀巴村,聽到了喜遷新居的鞭炮聲。80歲的白馬玉珍老人將斟得滿滿的青稞酒,高高地舉過頭頂,表達各族群眾對郭司令員的由衷敬意。老人告訴我,她丈夫常年卧病在床,居住在破舊不堪的土房裡,是郭司令員帶領官兵開展“萬人千戶幫扶工程”,幫助她建起了藏式新居。循著白馬玉珍家幸福的鞭炮聲,在阿裡,我看到了他當年帶領官兵為村民打下的水井;在那曲,我看到了他當年親手為群眾修建的蔬菜大棚;在日喀則,我看到了他當年引進種植的櫻桃西紅柿。從各族群眾幸福的笑臉里,我想起部隊官兵常聽郭司令員自勉的那句話:當好司令員,先要當好人民的勤務員。從他一件件感人的故事里,我體會到這句話沉甸甸的分量,看到了一名黨員領導幹部的無垠大愛。
  我合上採訪本,帶著郭司令員留給我的感動,走在雄偉壯麗的佈達拉宮廣場,站在鮮艷的五星紅旗下,從一張張幸福的笑臉中看到,將軍沒有走,他把真情留在了雪山,把幸福留在了高原,把大愛永遠鐫刻在了雄偉的喜瑪拉雅山。  (原標題:感動喜瑪拉雅山的生命壯歌)
創作者介紹

門簾

wz89wzrfmf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