9月23日,順義牛欄山鎮藍家營村村務公開欄張貼了各項財務收支情況,公示給村民查詢。新京報記者 高瑋 攝
  近日,北京市紀委對農村基層“小官巨腐”展開專項整治。共清查140個涉農項目,涉及問題金額86238萬元,立案946件。此前,中央第二巡視組指出,北京市鄉村幹部腐敗問題凸顯,“小官巨腐”問題嚴重。
  村級財務究竟應該如何管理?村幹部如何潔身自好?日前,北京順義、密雲等區縣要求,集體財務要逐筆公開。
  村級資產資源公開、資金使用公開、接受群眾監督……順義區通過促進群眾知情權、參與議事權、民主決策權等促進村務公開,嚴防“小官巨腐”,涉村級財務一元錢也要公開去處。
  公開

  村內財務定期“公示”
  從北京市區驅車60公里,京密路西側,即到達順義牛欄山鎮藍家營村,這是一個聚居著216戶村民的小鄉村,常住人口850餘人。
  藍家營村緊鄰京沈路,在上個世紀90年代,隨著外來企業的進駐,這裡也迎來了機遇,村裡80餘畝集體土地每年可收入50餘萬元。
  收入高了,錢咋管?藍家營村黨支部書記張懷忠介紹,該村每年1月18日和7月18日為“民主日”,村委會在民主日將財務收支信息打印,公示到村內告示欄上,群眾可自行查看監督,任何異議均可直接或通過村民代表向村委會提出。
  9月23日,在藍家營村村委會南側的村務公開欄上,公開了該村今年一至六月財務收支情況。財務明細採用最原始的方式,通過毛筆抄寫在三張紅紙上,兩個多月過去了,紅紙已泛黃。紅紙上記錄的該村上半年總收入共44項,約206.7萬元,總支出則為52項,約154.9萬元。
  在近百項收支明細中,有7元錢的農村合作醫療報銷,有買農藥化肥的640元,還有加油站交承包費51000元……
  而財務上的數字,甚至精確到每一分。在收入部分,諸如“收張士增藥費報銷6166.51元”、“收存款利息36279.93元”隨處可見。
  張懷忠表示,村裡的各項收支在使用前大部分需報鎮政府審批,在公示前,還將接受順義區經管站定期的專業審計。
  監督

  大額資金使用要過“四道關”
  資金使用後進行公開只是藍家營村的慣例,村裡的大部分資金,使用前即會有大量的村民監督程序要走,尤其是大額資金。
  張懷忠透露,村集體創收的這部分錢,70%分給村民,30%用於村內公共事業。分給村民的錢都已採用現金形式定期下發,而用於村務的錢就得大家商量。
  藍家營村村頭原來有一條排水溝,此前為自然形成。2012年村內鋪了污水管道,污水便集中經此排出,由此“排水溝”變成了“臭水溝”。
  “於是村民就建議整修排水溝。”張懷忠稱,村委會經討論後即著手解決這一問題,一預算,得40萬,村委會通過與牛欄山鎮政府溝通,鎮里願意補貼20萬,另外的20萬得由村集體出資。
  按照村財政公開的規定,出錢可以,但要層層監督。張懷忠稱,該村支出在50000元以上的,屬於大額開支,則需先由兩委會(村黨支部委員會和村民委員會)提議,經黨員大會討論同意後交由鎮政府審批,獲批後進行支出預算,再依次經過黨員大會討論和村民代表討論決議,鎮政府審批,再次獲批後才能進行支出。
  除以上三級監督以外,村內還設有村務監督委員會,組織成員有3人,由村民代表選舉產生,由此,對該村村級資金使用的監督即達四級。村裡的每一筆支出都在村務監督委員會的監督下進行,每一筆發票都需監委會簽字方可報銷。
  9月23日,在藍家營村,經過幾個月的施工,污水溝已變為地下管道,再也不見此前的惡臭。
  民主

  村裡補貼怎麼分村民說了算
  修排水溝事關所有村民,獲得通過毫無懸念,若碰到只關乎一部分人利益的事情就沒那麼好處理了。
  今年年初,順義啟動“送氣下鄉”惠民工程,給予村民相關補貼,村裡決定在政府補貼的基礎上,利用村集體資金,對村民進行補貼。村委會最初討論形成“按戶頭來發放補貼費”的方案。但提到村民代表大會中即出現分歧。
  參加此次議會的村民代表王春霞回憶,“當時討論場面非常激烈,我提的建議是,按戶籍分不公平,有些家裡七八口人一個戶口本,有些家裡兩三個人也是一個戶口本,所以我建議按宅基地使用證來發放補貼更公平。”
  “當時會上吵翻天了,兩撥代表都在提意見,最終不得不以投票方式解決。”張懷忠回憶,村委會最後根據現場投票表決結果,決定只向村內經濟組織成員發放該補貼,發放戶數則以宅基地使用證為準。
  值得一提的是,由於自己並非村集體經濟組織成員,最先提出補貼建議的村支書張懷忠家並未獲得這項補貼。
  今年40歲的王春霞是一名黨員,也是村民代表。自從村裡開始實行村務公開後,村裡的每項決策都有她的身影,現在就連村支書的辦公桌是多少錢她都能查出來。
  除了能盯著村裡的賬目,參與村務管理,村務公開的實施還給村民帶來了福利。
  村民代表張星竹稱,村務公開後村民能清晰地看清楚村裡還有多少餘錢,除了每年年底的定期分紅外,逢年過節給村民發放糧油米面、慰問老人、組織村民開展文藝活動等福利已成慣例,為提高村民文化生活質量,該村還建立了自己的村史博物館。
  “我們村的村務公開在鎮里算是排前列的,這對遏制‘小官巨貪’作用很明顯,也聽說過鄰村有村幹部因貪污被處理的,我們村支書都幹了20多年了,也沒出什麼問題。”張星竹說。
  量化

  “一元錢也要公開去處”
  10月8日,北京市紀委公佈的數據顯示,前9月,北京729人受到黨紀政紀處分。從區縣紀檢監察機關查辦案件情況看,案件總數全部增長,其中順義共23件,增長率最低,為15%。從處分的人數看,順義區處分21人,下降4.5%,而多數區則大幅增長,增幅最高的海澱區,達到287.5%。
  順義區民政局相關負責人介紹,目前,順義區已將村級財務公開作為常規工作在該區426個村推廣,要求涉及村級財務預決算、大額經費開支、集體資產的租賃、土地承包等重大事項,必須採取“一事一議”的方式,提交黨員大會、本村集體經濟組織成員代表或村民會議討論決定,以此促進村務公開,嚴防“小官巨腐”。
  該負責人強調,公開程度亦由籠統公開延伸到量化公開,“特別在財務公開時,取消”其他“費用支出科目,堅持做到”一元錢“也寫明去處”。
  北京理工大學教授胡星斗認為,小官巨貪在北京集中爆發的關鍵在於首都小官們權力的含金量太大,應該進一步制定相關法規,約束小官權力,甚至可給與村民監督組織罷免不作為“小官”的權力。
  胡星斗稱,“小官巨貪”現象並非北京專利,因此,若村級財務公開和村級民主得到較好體現,可作為遏制“小官巨貪”成功樣本全國推行。
  順義村級資金支出程序
  3000元以下開支:
  村支書可直接拍板,兩委會(村黨支部委員會和村民委員會)同意。
  3000-8000元
  之間:
  由村兩委會開會決定。
  8000-50000元之間:
  由村兩委會開會決定;必須通過村民代表會,由村兩委會、村民黨員大會和村民代表會統一決定。
  50000元以上大額開支:
  需先由兩委會提議,經黨員大會討論同意後交由鎮政府審批,獲批後進行支出預算,再依次經過黨員大會討論和村民代表討論決議,鎮政府審批,再次獲批後才能進行支出。
  本版採寫/新京報記者 何光 實習生 張楠
(原標題:順義村務公開嚴防小官巨腐)
(編輯:SN091)
創作者介紹

門簾

wz89wzrfmf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